クビナワ

回坑了啊……





负能又鶸。






喜欢的就吃
大概bl和bg都吃一点喜欢的,gl一般




阳炎【全员厨】【hibihiyo&kuromary&伸文&双k&遥贵√】
弹丸论破【全员厨】【吉厨√】
第五人格【佣医/杰医】
凹凸世界【宇宙珍宝凯莉小姐】
unnatural【全员厨】
一人之下【全员厨】
杀戮天使【zr+全员】



我爱醋酸!!!!
她超级可爱人超级好画画超级好看啊啊啊啊!!!

谢谢每个给我点红心和蓝手的天使qaq


呜呜呜呜呜为什么我给太太们双击点的红心总是显示不出来哇qnqqq

准备摸王春薛定谔的猫系列。

自己产粮是不可能的,大概就只能吃太太们的粮维持生活这样子


话废/惰情




云村id:
春川鸠泠

时不时收录一些自己喜欢的歌

啊大概没了
画画更新什么的随缘
大概是什么都不会的废物

你的外卖到了

cp是佣医!
ooc有√
傻白甜有√
现代pa有√
狗血有√
是给醋酸的粮,是醋酸提供的梗!
@醋酸菌
拖了一个多星期了hhhhh
现在才码完而且还是很短抱歉q//q

——你猜我猜不猜你猜我猜这是不是分割线——————

艾米丽刚洗完澡,心情不知道为何好的不得了,几乎是一蹦一跳的擦干了身子,套上了一件长衬衫,刚好遮到膝盖。她的头发不是很长,大概是及肩下方,此刻披散开来,湿漉漉的,她窝在沙发上拿毛巾擦了擦头发,然后发出了十分舒服的声音。
“您好,外卖到了,请签收。”艾米丽刚拿起手机,还没输入解锁密码,便听到了门外的声音,男孩的声音很好听,十分清爽。
她瞅了眼时间,比预期要早十五分钟。
“请稍等!!”艾米丽手忙脚乱从沙发上爬起来,胡乱套上拖鞋抓了一张红色毛爷爷就跑到了门口,望向猫眼。
男孩带着帽子,但可以分辨出穿的是外卖员的衣服,她这才放心开了门。
“一共是52元,请结账。”男孩比她高一些,长的十分清秀,看起来比较年轻,好像自己曾经见过他…也许是错觉。
“好的好的,”艾米丽把钱递了过去,接过了外卖,男孩十分仔细的对着走廊的光看了一遍钱然后又非常仔细地找钱,这副认真的样子倒让艾米丽想去逗逗他,“据说买外卖送外卖小哥,你们老板送你吗?”
艾米丽睁大了双眼,以一种天真模样看着男孩。
男孩轻咳了一声,稍微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递出了零钱,“找您48元,请收好。”
“噗,”艾米丽捂着嘴笑了起来,“好啦,不开你玩笑了。”
男孩低头看了下手机,应该是下一个客户的信息,然后对艾米丽挥了挥手,“再见。”
转身离去。
现在的年轻小男孩都这么腼腆吗…艾米丽转了转眼睛,关上了门。
看在这家店味道不错,服务挺好,送外卖的小哥挺帅……
就点个五星好评吧?
艾米丽左手拿着一块披萨,右手翻着手机,输入了评论:
披萨好吃!原先一直是过去吃的,今天点的外卖,不得不说外卖小哥真帅~必须五星好评!!
点击发送,没一会便收到了回复:
谢谢。
奇怪的是,没多久就有人给自己的评论点赞,甚至底下还跟着一堆评论:
对!那个小哥超级帅!想勾搭!
是啊是啊!
……
都是什么没有营养的评论啊。
艾米丽正准备放下手机去洗手的时候,手机传来了提示音。
店主回复:我们这边送外卖的小哥叫奈布。
奈布……奈布?
难怪艾米丽看着那小哥挺眼熟的,原来是在新生会上碰到的。
那时候她大四,奈布大一。
毕业典礼和新生招待会是同时举行的,大四的学长学姐们会送给大一的学弟学妹们一个礼物。
艾米丽亲手将自己从来没用过的最珍惜的手账本送给了奈布,“你好,我是艾米丽,送你一本手账,希望你可以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
当时奈布的回答是什么呢?
记不清了,或许他根本没回自己。
她还记得,奈布会在下课时找她问些学习上想问题,渐渐的两人关系变好了,但也不过是不陌生的学弟学姐这一阶段。
时间过的很快,大四毕业后艾米丽立刻找了工作,与大学时的朋友也很少联系了,除了几个和自己关系特别好的闺密。

其实艾米丽也不想拿手机订餐,可谁叫今天又加班到九点多了呢?
干脆要个联系方式好了。
艾米丽点击了“订餐”
“您的外卖到了,小姐。”
艾米丽想,奈布大概是飞着过来的?不到半个小时,他就穿了几条街到了自己家门口。
打开了门,奈布还是和昨天一样的穿着。
“嘿,你还记得我吗?”
“嗯。”奈布点了点头。
“我是说,我是你学姐这件……”
“嗯,记得,”奈布将外卖递到了艾米丽手中,“那本手账我已经写满了,43元。”
“啊,嗯,”艾米丽心里有点懵,即便如此还是掏出了钱,“今天我特别留了零钱,不用找啦!”
奈布结果钱准备离去却被叫住了。
“那个,留一下联系方式?”艾米丽歪着头,“这样以后点餐我就直接和你说啦。”
奈布说完电话号码后便扬长而去。
艾米丽摇摇头,还真是急躁的小孩子。

“怎么办,我好像肠胃感冒了。”艾米丽蹲在厕所,拨出了玛尔塔的电话号码。
“你是个傻瓜吗?”玛尔塔好像正在大街上,杂吵的背景音与喧闹声听得艾米丽只想挂电话,勉勉强强才听明白了她在说什么,“…自己是医生不知道外卖对身体危害有多大?我这个业余的都明白好吗!”
那你不也还是天天在吃吗!
艾米丽嘟起了嘴,不过玛尔塔说的确实没错……
可是自己现在也不是因为方便才吃的…虽然一开始确实是…
“好吧好吧,不打扰你了,拜拜。”
艾米丽挂掉了电话。
不买外卖了,绝对!就算是做的不好吃,我也可以慢慢学嘛…艾米丽下定了决心,准备做一个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的女人。

因为肠胃感冒请假三天都在自己家里做饭的艾米丽放弃了。
艾米丽想了想,自己好像都是凑合着吃的,根本就没做什么嘛。
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今天还是点一次外卖吧……就一次……!
艾米丽揉了揉自己的小肚皮,正准备点击“订餐”时,传来了敲门声。
“马上就来……”艾米丽叹了一口气,打开了门。
奈布站在门口,今天穿的是便服,背上还背着书包,大约是刚上完课。
“你没事吧?这几天都没联系。”
“啊,没事…有点肠胃感冒,不敢吃外面东西,现在好多了!”
“就知道是这样,送给你。”他手上拎着一盒便当。
“谢啦!”艾米丽接过便当,意识到自己吃别人东西把别人晾在外面十分不礼貌,再三考虑后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奈布你…要不要进来坐一坐?”
“好。”
意料之外的,奈布并没有害羞,反而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迅速换完鞋走进来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行云流水一套结束。
??艾米丽一头雾水,原来奈布这么熟悉自己家的吗??
本来还抱有疑问的艾米丽在吃到奈布做的便当后立刻沦陷,虽然看起来清汤寡水,但无比好吃是怎么回事?!
狼吞虎咽过后,艾米丽满脸幸福瘫在了沙发上。
“好吃,奈布你能教我怎么做饭吗?”
“不用,你吃了我自己做的饭,我就是你的人了,”奈布盯着艾米丽,注意到她发红的脸颊,然后微微扬起了嘴角,“以后天天做给你吃。”
艾米丽百感交集的同时,她察觉到了其实还有一种仅对于奈布的感情,那便是喜欢。
“我会承担你接下来的一辈子,衣食住行都包括,你愿意接受我吗?”

——————
艾米丽最后是接受了的嗯
奈布做的饭确实超好吃。
奈布第一次来艾米丽家送外卖见她刚出浴的样子无比庆幸自己正好在这个点来送外卖。
其实艾米丽是在再次遇到奈布后才变得这么小女人(试图摆脱傻白甜)
奈布确实有能力养活艾米丽一辈子√
我爱佣医,他们太好了😭
————
玛尔塔其实内心很绝望,前几天还因为胃不舒服拒绝与别人聊天的艾米丽为什么今天好友聚会上把她男朋友拉上了,来就来吧,她这男朋友和人说话冷冷淡淡的,和艾米丽说话亲切温和是什么鬼??亏我还提醒了一下艾米丽不点外卖等病好,有必要恩将仇报吗!!!

甜饼

极度ooc预警
cp是佣医
现代校园pa
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qwq
520快乐~
希望吃得开心x

————————————————————————
“艾米丽你听说了吗?”玛尔塔侧过身,趁着老师出教室几分钟转过头去悄悄说,“一年级新来了一位学弟诶,还挺有人气的。”
“谁啊。”后桌女孩撩起因为低头摘抄笔记而滑落耳边的发丝,重新将它别了上去。
“就上次我们一起去食堂那群小姑娘讨论的那个,”玛尔塔转了转眼睛,“好像叫奈布。”
“奈布?”艾米丽在本子上写上了几个字,然后抬起了头指着本子,“名字是不是这么写的?”
“对,就是他…艾米丽你不是一向都不关注小男孩吗,怎么,有隐情?”玛尔塔敲了敲艾米丽的桌子,“说说看呗。”
“我认识他,”艾米丽似乎有点生气的样子,“邻居家孩子,我们小时候经常一块玩的,他说过不会来我们学院的,怎么突然变了卦?看来这孩子骗我。”
“也许吧,”玛尔塔偷偷笑了笑,“邻居是个小帅哥,羡慕~”
艾米丽叹了口气,“不过好像也有一两年没碰到他了,毕竟我是那种一回家就不出门的嘛…不知道奈布现在怎么样,小时候他可是常常受伤呢。”
“下课去问问?”听见老师的脚步声,玛尔塔耸耸肩,转了过去。
艾米丽是学医的,年纪轻轻就学会了一些基本治疗方法,有时候闲来无事会帮人免费看看一些小病,奈布就是那群人之一。
起初艾米丽挺喜欢奈布的。
奈布即使疼也不喊不叫,任凭她为他擦拭伤口,不像那些个受了点伤免费蹭治疗还哎呦哎呦的,再加上奈布学习体育都很不错,颖然一副好学生的样子,还是挺好的一孩子。
不过这种好感没持续多久。
一开始,奈布是隔上几周来一次,而且一般都是自己没办法处理的比较大的毛病,不知不觉,奈布已经变成一周来一次,再后来就是天天来。
你要问奈布为什么天天来?
他还真有理由。
一点小破皮,或者别的什么都称不上伤的伤,明明自己贴个创可贴就能好的事,巧了,人家就因为这点事过来。
慢慢的奈布那副恭敬样子也没了,暴露出小孩子的本性,来就来,还非要问个问题,什么“艾米丽姐姐长的真好看,你有男朋友吗?”“艾米丽姐姐喜欢吃什么啊,我学着给你做。”“艾米丽姐姐,如果我长大了会有人喜欢我吗?”
说实话是挺烦,但艾米丽还是保持微笑回答了奈布,看着那个小男孩得知答案后欢呼雀跃的样子,艾米丽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在养小动物。
这一来就是几年,就当艾米丽都快习惯奈布日常一蹿的时候,人家突然不来了,这一下就是几年不见。
有时候还是会碰到的,毕竟是邻居,还同校,但奈布一看见艾米丽打招呼就立刻绕圈子跑掉了,留艾米丽一个人呆在原地。
艾米丽能怎么办?只能回家回教室呗。
不过很巧的是,在奈布不见的这几年几乎天天都有人给她桌框里塞上一颗糖果,虽然不知道是谁,但艾米丽还是很感谢那个人,因为她确实挺喜欢吃糖。
时间流逝飞快,艾米丽考上了她心仪的大学,糖的事不了了之,学着学着,她已经升到了大四。
只是,明明说过自己绝对不会和艾米丽考同一所大学的奈布…怎么反悔了?
这就和“我奈布就是死,死外边,从这跳下去也绝对不和艾米丽考一所大学”“考上了真好”一样。
思考了好久,艾米丽最终决定去问问奈布。
艾米丽放学后在一年级教学楼门口等了很久,拿着手机看微信的时候手机突然被一个人从手里抽走了。
“别一直盯手机,对眼睛不好。”眼前的男孩子比自己高了一个头,使得艾米丽要稍微抬头才能看到他的样子,男孩子长的十分清秀,此刻他也看着她,虽然她好像不认识他,但艾米丽还是赌了一把。
“是奈布?”艾米丽有点疑惑,“不是的话就当我认…”
男孩子点了点头。
“奈奈奈布?”艾米丽怎么也不相信一年半前还比自己矮半头的男孩如今竟然是这副模样…虽然艾米丽也不追星,但的确很好看。
“我骗了你,”奈布挠了挠头,“我还是来了你所在的大学,已经等不及了,我想见你,艾米丽。”
“已经见到啦,”艾米丽笑着,将手机拿回来放到了包里,“况且我还想问问为什么你突然就不来找我了…”
还没等发完牢骚,奈布就抱住了艾米丽。
“我喜欢你,艾米丽,”奈布俯下身子在艾米丽耳边说,然后将头埋在了她的肩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其实我不敢见你,但同时又渴望见你,想知道关于你的一切,所以我只好以各种理由去看你一眼,你大概是烦我了吧,所以我便不再去找你,怕影响你,因为你喜欢吃糖,想到了在你没到学校前偷偷塞上一颗糖,那时候我学习并不好,只好自己偷偷下苦功夫才终于考上你心仪的大学,很庆幸你在这里。”
每件事都对应了起来,艾米丽的脸变得通红。
“我成年了,不再是你的弟弟了,”奈布将艾米丽抱得更紧,“比起那个,我认为至少我们该从男女朋友做起。”
“小时候我问你的问题,现在还算数吗?”
艾米丽心里轻飘飘的,云里雾里就点了点头。
奈布这才松了一口气,放开了艾米丽,然后露出了得逞的坏笑。
“你说过我长大后会有人喜欢我,而且你肯定是第一个。”
艾米丽这才反应过来是什么问题,还没等她摇头说不,奈布已经低头亲到了她的嘴唇。
“那么……做好觉悟了吗,从今以后你将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艾米丽。”

——————————————————
其实这篇又名:《奈布看似稳如老狗实际慌得要命》

夏日炎炎

我爱醋酸!!!
她画的画超级好看我要吹爆她!!!!!! @醋酸菌
人生中第一次联文我简直jsbhbqshbaoxjbcojqsboubx
一定要去看醋酸的画!!!!链接会放评论!!
严肃——
cp是佣医,带一点all医!
ooc属于我,莫名写了个搞笑剧x
本身要码短篇结果因为自己废话和联想太多就…有点长?
谢谢每个点红心小蓝手的天使。
文笔文风成迷x【反正都挺辣鸡嗯】

——正经的分割线——

夏天。
烈日当空,整个庄园都被光芒所笼罩着。
“我说,这样不太对劲吧,”侦探坐在椅子上交叉着手,摆出一副严肃样子,“我们不是恐怖游戏吗,今天天气好到皮尔森先生都用不到手电筒了,光这太阳光就够当监管者们的滴眼液了。”
“所以…”
“所以你倒是放个假啊!”侦探猛地一拍桌子,“我辛辛苦苦开车跑到这大老远,天天就是演绎演绎演绎,一场一场的谁受得了!”
“是是是!”庄园主往后退了一步。
“这还差不多,”侦探点点头,向身后一群人挥了挥手,“走,沙滩聚!”

“奈布先生,”艾米丽跑向老远处的佣兵“侦探先生的沙滩邀请…你会来吗?”
奈布咳了一声。
“…你会来吗?”
“会,”艾米丽将眼神撇向别处,“夏天还要穿着披肩…好不容易有了放松的机会当然要同意啊,希望奈布先生也会来…”
还没等艾米丽说完,奈布就开口,“我们来约会吧。”
艾米丽本能般重重点了点头,意识到后突然捂住了脸颊,脸红通通的。
奈布心情很好。
他哼着不知名的轻快曲子,站在沙滩上等着他可爱的姑娘。
“奈布!”
他回头望向声音源处。
艾米丽穿着泳装,常年被盘好压在护士帽下的头发散开,她笑盈盈的向奈布挥手,被衣服遮挡的好身材此刻也完全呈现开来。
奈布一股气跑过去。
奈布身材出乎意料的好…明明穿着衣服看起来很瘦的…居然有肌肉…有点不开心!最近身上好像又多了一些小肉肉…这样下去会不会变成小胖子……?都怪艾玛给我拿的小点心太好吃了!等等……艾米丽你在想什么!
她深呼吸一口气,“久等…诶!”
艾米丽本来是稍感抱歉的,当奈布抱住了她并开始用脸疯狂蹭着她头发的时候艾米丽感到了害羞与惊讶。
不知道此刻该做什么的艾米丽有些慌张,索性直接用手轻轻回抱住了奈布。
?!
条件反射使奈布立刻从艾米丽身上弹开来。
“抱,抱歉…我失态了。”奈布故作正经的用手挡住了嘴唇。
好可爱……像小狗一样!艾米丽伸手掐了掐奈布的脸,“没事啦……不过很想问问为什么奈布还带着兜帽……”
“嗯……”奈布想了想,“大概是因为比较有标志性?”
“奈布在我心里永远是最独特的,”艾米丽坚定说着,将手放上了胸口,“根本不需要什么标志喔!”
“啊,这里好像有卖雪糕的,我去买两根。”奈布扯开话题,跑向了雪糕铺。
狡猾!艾米丽鼓起了腮帮子,刚刚小奈布绝对是害羞了!
啊,还好跑开了,奈布躲在铺子后面,捂住了脸,糟糕……艾米丽再这么可爱的话接下来就不妙了!冷静,奈布!!然后奈布摇了摇头,平息了心中的激动。
“两根雪糕……”奈布抬头准备给铺主给钱,“厂长?为什么你会……”
里奥像是慈父一般递给了奈布两根雪糕,然后拍了拍他的肩,“不收你钱了,去吧。”
年轻真好~
“……谢谢了,”奈布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下次游戏我给你送一血。”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向了艾米丽。
“我们走吧。”
“好。”艾米丽习惯性挽上了奈布的胳膊。
“其实我很久前就像来这里一趟,离庄园不远充满光芒的沙滩,一直向往着!”艾米丽眼中闪着光芒,“阳光,海浪,新鲜空气!一切都充满了希望!我记得,在沙滩上还能玩沙滩球,等等一起来吧?”
“好。”奈布温柔的看着心爱的姑娘喋喋不休说着,时不时附和一句。
两人似乎都将心口越发急促的心跳当成了心动。
“能带我一个吗?”
艾米丽感觉一只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回头一看,“诶?杰克先生?”
然后感受到了身边人的目光,艾米丽转过头。
果不其然,此刻奈布正用一种很生气的目光盯着杰克搭上艾米丽肩膀的那只手。
“咳咳,”杰克也注意到了,将手撤了下来,“抱歉,最近和裘克那帮人走太近了,养成了一些不好的习惯。”
比如兄弟搭肩,又比如…沉迷医生小姐。
看在我隐身那么久,看着你们恩爱吃了一嘴狗粮的份上,就原谅自己吧。
“艾米丽!”远处那边的艾玛欢呼雀跃着挥着手,旁边坐着的玛尔塔也回头微笑着。
“艾米丽你先去找艾玛她们吧,”奈布揉了揉艾米丽的头,把她推到一边。
奈布握了握拳,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不要太过分哦…”艾米丽有些担心的回头看了一下,“我先走啦。”
“好,”奈布满脸笑容,目送着艾米丽离开,“现在就是我们的时间了。”
“等等,等等奈布,”杰克往后退,为了今天他特别卸下了钢爪,可以说现在是失去了战斗力,“我承认今天有损绅士风度,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碰艾米丽了!”
“艾米丽?”奈布阴着脸,“还叫我家姑娘艾米丽?这么亲密?”
“别,不叫了不叫了,”杰克此刻尽失绅士风度,对着逐渐逼近冷笑着的奈布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艾米丽小姐!救我!”杰克准备跑过去。
“碰!”“啊啊啊啊!!!!”
很重的一拳,伴着杰克的惨叫声。
我们的监管者,杰克,正躺在地上,头晕脑胀的同时庆幸着自己带着面具,不过没多久,就感受到了什么压在以及身上,大概是……沙子?
“奈布,别,绅士保证以后再不做出格的事情。”杰克欲哭无泪。
“还想有下次?”奈布说完又挖了一盆沙子,“你以为我带沙滩筒过来是干什么的?”
一位绅士对生活失去了希望。

奈布怎么还不来…艾米丽抱着沙滩球在水里闷闷不乐,没人陪我玩沙滩球诶……失落……
“久等了,”奈布游到了艾米丽身边,“处理了点事,耽误了一会。”
艾米丽回头看着沙滩上堆成的小山丘咽了口唾沫,“杰克先生没事吧……?”
“给了他一个小教训而已,”奈布露出灿烂微笑,拉着艾米丽的手,“我们去打沙滩球吧。”
“嗯!”
真是令人愉悦的一天呢~

大约是黄昏时分。
杰克望着头顶一片乌鸦,生无可恋。
好在是还给他留了个呼吸空间,否则今天可能就要和庄园say goodbye了。
先不说求生者们路过时不理不睬的样子,为什么裘克你也摆出一副“哟哟哟果然被埋了真活该嘻嘻嘻”的样子???
杰克后来说:我可能有个假兄弟,其实当时我还能抢救一下。

我,安然升天😭
刚刚打了一局匹配
我们这边是一奈布两玛尔塔,我玩的是艾米丽小姐
对面是杰克,有公主抱的那种
开局一位玛尔塔小姐被抓放椅,杰克守椅子,怕是心急,等他空刀时我去救了下来,然后她和我都跑掉了
紧接着第二位玛尔塔小姐应声震慑倒地
又被放椅子,我就去救
帮忙挡了一刀,然后立刻跑医院治疗
之后奈布也倒了
全程我就:????
玛尔塔小姐帮忙救了下来
然后她被抓了emmm
我们看还有两台电机先修了一台,然后一齐去救
就很魔性了,我帮忙挡刀后杰克不管椅子不管人直接来抓我
绕到废墟转了一圈我就倒了
玛尔塔和奈布发消息马上来救我
可旁边就是椅子,我下意识摁了下挣扎就放弃希望了
然后杰克从椅子旁边走了过去?????
我我我我我我
人生中第一次碰到匹配不放医生上椅子的杰克呜呜呜呜呜呜
然后我发了句专心破译
实际就是说没事杰克人好不放我到椅子上
他带我去电机那里,我明白他的意思就疯狂挣扎,下来后鼓了个掌涂了个鸦就去修电机了
然后那种,公主抱直接抱到门口,奈布紧张开门,听见心跳赶紧溜,玛尔塔也是,过了一会见杰克不打人就又回来开门了
然后,我,公主抱一直出去
呜呜呜呜呜超级幸福了😭
我磕爆杰医.jpg

希望

你见过希望吗
那是最为璀璨的,不能被称之为“东西”的类似于无可替代一般
他追寻着希望
他说,他愿意成为希望的垫脚石
绝望,他是绝望
心中一直存在的却是希望
很可笑吧?很矛盾吧?
他不在乎
他想看到最美丽的希望。



我追寻着他
我憧憬着他
可我找不到他了

他不知道,他就是我心中的
“希望”


他的名字,是狛枝凪斗
死于……自杀。
今天,是他的生日
也许听不见这句话了呢
但是,生日快乐…
现在的你,也仍是我心中的希望,我的光芒。

美好而又和谐的一天

没想到自己写的东西会有那么多小天使看!!超级幸福😭
我爱你们!!!!
这次是单杰医!
文风成迷x文笔简直看不下去系列
老梗注意x

“我单是知道昨天小鹿限免,”玛尔塔小姐捂着眼睛哽咽着,“……却不知道还有人玩杰克……匹配到什么地图不好,还非得是红教堂,开了两个电机,我就被抓了…这家伙有公主抱,开始我还挺高兴,结果他看都不看我一眼把我摔到椅子上去了…艾米丽是个好医生,是个好姑娘,她对病人一向都是很温柔的……杰克不守椅子,艾米丽见没人就来救我,杰克还没来,我以为能跑……”
“他一个传送来旁边,艾米丽正给我治疗,他要来砍我,艾米丽推开我让我跑……我想着没事就跑到板区去了…殊不知这家伙一个震慑打倒了艾米丽,他抱着艾米丽的时候我给了他一枪,他还是追着艾米丽,我只好去叫人帮忙…”
“回到这里的时候杰克已经把她抱走了…”
玛尔塔捂着眼睛大哭起来,艾玛拍了拍她的肩,“我当时在附近拆椅子,听到心跳声就赶紧躲到树后面了,杰克往这边走,我以为他要把艾米丽姐姐放在椅子上,结果他却来了个大转弯往教堂走去了,嘴里还说着什么对不起,我一定会好好对你……”
“我跟在他们身后,看着杰克抱着她说着什么结婚词句,艾米丽姐姐还晕着呢,我想这杰克一定有什么阴谋就返回去找玛尔塔姐姐了…”
“当我们再过来时,他们已经不见了,一个戒指盒子就扔在地上,我们赶紧去找……”
艾玛长叹了一口气。
玛尔塔抹了抹眼泪说,“找到艾米丽时是在地下室了,她……她身上盖着被子,衣服早就不知道掉哪里去了……手里还紧紧握着针管呢…杰克的面具就掉在她旁边…”玛尔塔眼眶又红了,低下头咬着嘴唇不说话。

当事人感受
“杰克确实对我挺好的……”艾米丽轻咳了一声,低下头来小声说,“也…很帅…”
杰克轻轻抱住艾米丽,“那么,艾米丽小姐是因为我的样貌才……”“不是的!”艾米丽抬头看着杰克,脸通红,“杰克先生身上有很多吸引我的地方!绅士风度也……”
“那就好。”还没等艾米丽说完,杰克俯下身亲了一口艾米丽的脸颊。

我流误会x

ooc!文笔烂!文风什么的不存在的!
包含佣医和杰医!
不是杰佣!!
人物关系大概是这样的
佣→医←杰
【梦想是有五热度x】

艾米丽最近有些苦恼。
每当她与奈布一起解密码机时,那位庄园里以绅士品格著名的杰克先生便会盯着他们。那张面具是看不出表情变化的,但杰克哼出的小调本是优雅却变为吃醋一般。

艾米丽是知道的。
“艾米丽小姐,你没事吧?”奈布停了下来,伸出手准备探探她的头。
“没事没事,”艾米丽向后退了一步,摆摆手,“那个,你先修,我不打扰你们……我是说,我去看看箱子里会有什么帮得到我们的东西。”
如果刚刚被碰到了才完蛋!
艾米丽这样想着
“好的,路上小心,”奈布抿了抿嘴,然后以非常认真的样子将手放在胸口上说,“若是遇到危险,我会第一个赶过来的!”
“嗯,”艾米丽回以一个微笑,“您也多加小心。”

心跳声没有减弱,艾米丽很清楚杰克就跟在她的后面,她走到了没有人在的废墟里。
冷静,冷静!
艾米丽本是瑟瑟发抖,但还是鼓起了勇气,转身回过头。
杰克没有隐身,好像是被艾米丽的举动吓到一样停了下来。
“杰克先生……”艾米丽渐渐镇定下来,“抱我。”
“好的,艾米……不,医生小姐!”杰克此时说话变得慌张,但带着面具仍无法让人了解他的表情是怎样的。
他非常淑女的轻轻抱起了艾米丽,尽量不让铁爪伤到她,然后压低嗓子,附在艾米丽耳边说,“我的小姐……我是说您,现在想去哪里呢?”
艾米丽心跳扑通扑通,杰克的声音也太犯规了吧!
“随……随便逛逛可以吗……”
“好……”
没等杰克说完,她便听到了奈布的声音。
“放开她!”奈布将兜帽摘下来,露出了俊美的脸庞。
“哦?”杰克轻声笑着,“如果我说不呢?”

现在的情形是,慈善家与律师已经坐上火箭,同时密码机也解完,奈布刚将就近的大门打开,准备带着艾米丽一起走,就看到了杰克抱起了艾米丽的这一瞬间。
奈布是知道的,自己一人与监管者斗争是极不理智的事情。但他居然抱着艾米丽小姐!心里一股无名火窜了上来,一口气冲到了杰克面前。
“不就是要赢吗,打我也可以的吧,”奈布盯着杰克,“请放下艾米丽小姐。”
杰克第一次摘下了面具。
“好啊,如你所愿。”
他又轻轻放下了艾米丽。
艾米丽看着两个人有些发愣,如果说奈布的蓝眼清澈美好,那么杰克的红眼便是勾人魂魄了。
诶我之前怎么就不知道他们挺帅的呢?果然帅气的人都是……
不过在下一刻艾米丽想起了自己的使命,她拍拍稍微泛红的脸,向后退了一步。
“奈布,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艾米丽像老母亲一般,慈祥的看着奈布与杰克,“杰克先生,你要好好对他。”
然后头也不回的迅速跑了出去。

番外
啊?啊???
两个人一脸懵。
“我们这是,被艾米丽误会了吗。”奈布一脸生无可恋。
“好像是这样。”杰克捂住了头,毫不顾忌绅士风度,“我辛辛苦苦开了几十局游戏好不容易抱到医生小姐到底是图个啥?”
奈布拍了拍杰克的肩,“唉,同病相怜,”然后像是回忆往事一样说,“我曾以为艾米丽知道我是喜欢她的……”
然而这话还没说完,奈布就被杰克拎起了衣领,“你说什么?艾米丽小姐是喜欢我才对!”
奈布立刻给了杰克一拳,“明明是我!”
两个人你一拳我一爪,打得不亦乐乎。
真幸福呢,艾米丽偷偷回头张望了一下。
可是这卿卿我我也要有个节制吧,要知道治疗液体可是很贵的,在想到最后两人打完后还是由自己治疗他们的时候,摇了摇头。

雷猫猫生日快乐呜呜呜呜
😭😭😭
补了张河图😭

注意!
非常潦草!

假的上色x

我可能用了只假手x

不知道说什么好!
今天如愿把太太们的粮吃爆!我超级开心!

生日快乐

很苟的短打x
不会写文x
大概十几分钟产物……这么晚写完作业我的锅呜呜呜呜呜,疯狂补24h,甜炸呜呜呜呜呜😭😭😭
给太太们比心!!!

“喂,海盗头子,生日快乐啊,”黑长直少女叼着一根棒棒糖,听着十二声钟打完,播出了列表第一位的电话号码,“怎么样,收到本小姐的生贺是不是很激动。”
头上绑着头巾的少年打了个哈欠,现在是00:01,4月10日的00:01,他的生日。
海盗团大概是炸了锅。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还是像以前一起呆在家里喝啤酒撸串。只不过桌子上多了个蛋糕……当然是雷狮的,不过最后又是卡米尔的了,当然这是后话。
随着电话铃声响起,雷狮借口到阳台接了个电话,顺便散散心呼吸下新鲜空气。
电话那边是让他最期待的人,反而给他的生日快乐是最糟糕的。
“礼物呢?”雷狮漫不经心,“记得生日忘了礼物?”
“你低头看看?”凯莉咬碎了口中糖,甜味蔓延开来。
雷狮往窗台下看,那个小姑娘对他挥了挥手。
他赶紧起身批了件风衣准备下楼。
“大哥你……”“你们先吃,我去陪你们嫂子。”雷狮留下一句话就溜了,只剩下对视懵圈的三人。
“哟,海盗先生,”凯莉剥开了棒棒糖糖纸,含在嘴里,“签收一下吧!”
“什么……”雷狮仔细想了想,最近也没买东西啊。
然后脸颊上传来了温热的触感。
“你的本小姐我啊,”凯莉笑得灿烂,晃了晃手中的棒棒糖,“宇宙第一珍宝可是很难得的!”
“难不成除了我还有人得到你了?”
雷狮伸手夺过来棒棒糖,低头亲到那个姑娘的嘴唇,又甜又软。
“不过,”雷狮稍微舔了下嘴唇,“看在这个礼物正和心意的份上,原谅你。”
凯莉的脸瞬间通红,“什么嘛!笨蛋海盗头子!”

“…”窗台上旁观的三人,虽然都默不作声,但心里都往一处想,破苟生日。
然后一齐对楼下卿卿我我的男女竖起了中指。

忘却日记

梗来自diarays的专辑《忘却日记》
当时听完了一个系列的曲子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去找了找解析才大致明白了这个故事。想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出来,结果失败了,但还是想发出来,算是安利吧,整个系列的曲子都很好听,网易云搜“忘却日记”就可以听到整首曲子,整个系列是一个故事。
很水,我不会写文章,大概是流水账
内含鬼凯和鬼莱,是不是cp向就要看理解了

本来不该在那日诞生的孩子。

那便是,4月4日
……

这本是有罪之人的篇章

“凯莉想要妈妈回来。”小女孩许愿一般,对着稍微年长一点的少年说。
“……听说,父亲的那本日记可以写下愿望呢。”

——我想要母亲复活

代价是,100点“分数”

“送给你这本日记,”鬼狐天冲将日记笑着递给了莱娜,“听说,它可以实现愿望哦。”
“谢谢您!鬼狐大人!”她抱住这本日记,露出了笑容。
系而是,整日沉迷于它。
莱娜的视力渐渐退化,直到看不见,鬼狐天冲为她带上了眼罩。
“我验证过的,如果想要付出什么代价,对于我而言一定是让她失明。”

——在1月24日,鬼狐天冲用双手勒住了她的脖子。
“谢谢您,鬼狐大人,其实……”她伸手摘下了眼罩,哽咽着,用像羽毛一样轻飘飘的声音说着“我看得见哦”
不过在下一刻,她闭上了双眼,并且永远不会再睁开。
“她写下了什么愿望呢?”
他翻开了日记
在1月24日,爱人将杀掉我——
然后,他露出了悲伤的表情。

兄妹开始收集100点分数。
“今天很累了呢,我们去看星星吧。”鬼狐天冲拉着凯莉的手。

宁静的夜晚,蝉叫的十分吵人,鬼狐轻轻说:
“你也看了日记吧,”鬼狐天冲对凯莉笑着,“最后,就是与其有血缘关系的我啊。”

“不要,哥哥……”
然后她发现自己已经碰不到他了。
“可是”
“对不起,”他笑着,“到时间了呢。”
“是吗,我啊,喜欢这个无药可救的梦呢,”
“我现在看到你了哦,凯莉。”
“这也是最后的教育,人总有一天会被世界所遗忘。”

她发觉,这不是她想要的世界。

女孩翻开新的一页,写下了她的愿望。
苟延残喘一般。
即使是那样
我也绝对
不想忘了哥哥。

她回到了十年前,抹杀掉了十年后。
“妈妈,你能在这里许下一个愿望吗?”凯莉抱着日记,那位优雅端庄的女士,温柔的笑了,“好啊,如果你想要的话。”
【希望凯莉和哥哥一直在一起】
……

像过去了一个世纪之久,凯莉睁开了双眼。
现在是十年后,她本该为自己写下的话付出酬劳,却如同往常一般,浑浑噩噩,与其不同的是,他还在,他们也没有“一百点”的条件。
十年后,将母亲忘掉的鬼狐并没有在日记上写下愿望。作为返回10年前的代价,便是10年后应消失了的凯莉的存在,因母亲的笔而被覆盖掉了
这是最美好的结局了。
温柔的妇人为孩子们创造了一个美好的结局。

我们有所不知的是,那份温暖也许最后也会消散而尽。
可是却听见那位眼含星辰的黑发少女说
“不管是谁,死去之后总有一天会被忘记吧,但是比起直接忘记掉,现在的这份感情直接消逝掉反而更令人伤心吧?”她顿了顿,“最讨厌的哥哥。”
琥珀色双瞳的狐耳少年伸手怀住了她。
“骗你的哦,”她笑着说出了口头禅

“最喜欢的哥哥。”



(这里是后记啦)
正文大概就是这样,不知道写什么好……
【忘却日记】的实际意义就是一本可以实现你写下来的愿望的书,为此付出的“代价”,想必大家应该都猜到了,是死亡,被遗忘。
这里的故事凯莉,鬼狐的原型是mea与naito,莱娜小姐则是yuma。
鬼狐和莱娜在这里的关系更像是利用与被利用。
鬼狐只是为了实验日记的真实性,所以便利用了莱娜对他的爱。但在过程中鬼狐也逐渐对莱娜产生了感情,是不是“爱”,就不好说了。
同时,莱娜其实也察觉到了自己被利用,但她却心甘情愿。至于她的愿望,个人理解,一方面是她应该通过日记之前写的愿望猜测到了代价是什么,所以许下了死亡的愿望,但她却希望被挚爱之人在1.24日所杀死,我认为一方面是“爱”,一方面是延长死期,或者这是个很有意义的日子。
说起这之前,实际上diarays的专辑按时间线来说只写了mea与naito的父亲,也就是sora,在图书馆发现忘却日记的地方所开始,当时他是与一位在图书馆里熟识的年纪相仿的女孩,即natsuki一同游玩,那时sora带上了从图书馆里从没见过的书(即忘却日记),通过最后一首可得,当时应该是出了车祸,他们看不见彼此但知道对方就在身边,最后natsuki在日记上写下了愿望牺牲了自己换来sora的苏醒,但sora忘记了natsuki。然后长大,与mea和naito的母亲darina结婚,在中途觉得darina的温柔与谁很相似(这里的谁就是被遗忘的natsuki),至于sora写下“让4月4日本该出生的孩子出生”,应该是darina难产或生不了孩子,sora才许下了这样的愿望,然后脑淤血死去。darina生下孩子后不久也死去了,这就是mea许愿的开端,即本篇凯莉一开始说的让母亲复活。
naito作为一百点死去后,母亲复活,但也忘记了naito,mea便懂得了日记的“代价”,至于为什么从开始到结尾mea都记得发生过的一切,应该是因为“教育”,而naito说的“最后的教育”,应该也是隶属于“教育”里的,具体是什么便不得而知了。又或者是因为她强烈的想要改变这一切的愿望吧。
啊,不知不觉码了半个小时的后记emm大概把想说的都说了下吧……
顺便附上贴吧太太的解析,对这个系列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链接在评论里喔】